Inner Circle

行走在八月的吴哥

 

行走在八月的吴哥
 

吴哥予我是一个多年的梦想,在数年漫长的准备与推翻中,终于,2013年的8月,我走近了吴哥。
走进吴哥城,也就是走进一个露天艺术博物馆,与所有的游客一样,我在小吴哥一圈又一圈的丝绸般的壁画前膜拜;在女神巧笑倩兮的雕像前伫立;惊诧于变化的光线跃过窗棂间投下的美丽线条,还有那吴哥的大门小窗都像是天然的镜框,用历史框住鲜活的人,一切都足以令人惊心动魄。
  但最摄人心肺的是当我看到散乱四处的斑驳的石壁任风吹雨打,在时光的侵蚀中精美的浮雕已变得若隐若现;看到树根与石庙纠结着、缠绕着、撕裂着;心里感受的是一种绝望,天长地久有时尽,什么都敌不过时光的蹉跎。
  在一个午后,在塔布茏神庙,赫然看到寺中一双脚,走近一看,是残缺的石雕。曾经她是五六百年,某位艺人精心雕凿的仕女,或是印度神话中飞天的女子,而如今却身首相异,再看看四周随处可见的残垣断壁,或是女子的衣袂,或是女神珠圆玉润的手臂,甚至是顾盼生辉的双眸,曾经是那般美丽,而今却支离破碎,时光无情,世事无常,盛开会凋谢,流动的会干枯,就像吴哥的辉煌最终也将沉寂。
  吴哥给人是一种极端的体验,一边是残缺、濒临消失的美让你万念俱灰,而另一边,它又有温柔手抚慰心灵,那就是随处可见的高棉微笑,一尊尊佛像立在那里,恬静、淡然,笑看吴哥的兴与衰。盛也好,衰也罢,荣辱不惊最好。  
八月,正值吴哥的雨季,一场突如其来的雨常常打乱了一天的行程,它让我在狂雨中几乎是涉水走到托玛侬寺;突如其来的雨也让我们误过了小吴哥日出、错过了巴肯山日落,而也让旅行中多了这样的时分,在客栈阳台上听雨、看雨,看着楼下突突车来来去去,客栈门口人进进出出,蜘蛛网般的电线好像七八十年代的中国,仿佛回到儿童时光,就这样中年的我与年少的我不期相遇了。
  行走在八月的吴哥,有几分遗憾,几分无奈,但更多的是美好与释怀,怀一颗淡然的心,人生处处皆风景。

回到伴我同行 

未有留言

 
 
留言只限贵宾金环会会员,请先从以下登录。如你未成为会员,现在就登记入会
  • Queries: 1
  • Query Time: 0.0083 s
  • Overall render: 1.911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