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er Circle

舌尖上的昆明

 

舌尖上的昆明
 

离开家乡多年,虽然可以说自己四海为家,也可以劝说父母去适应我不在家的生活,但那一方水土养育出来的口味,却实实在在记得那片土地上自己所热爱的美食。有一句关于婚姻的俗语说,女人若想要拴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栓住他们的胃。然而,这世界上,又有哪一个人,不是被自己故乡的饭菜栓得牢牢的呢?最能吃最会吃也最爱吃的中国人,把中国菜带到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虽然米线不能完全代表昆明,但对许多外地人来说,只有吃完了一碗小锅米线,才算确认真的到了昆明。云南人把米线的吃法发挥到了极致,凉、烫、卤、炒,配料更是数不胜数。在昆明,大街小巷遍布着米线店,有各种口味和风格,几块钱一碗,买来尘世幸福。小锅米线是家家流转餐馆必备的经典招牌。小锅米线讲究“一锅一碗”,灶上的小锅是红铜制成,锅里放上高汤,加入新鲜的猪肉末,偏肥一点的五花肉末最好,再依次放入各种作料,待肉熟至五成,根据个人口味,放入干浆或酸浆米线,稍煮一两分钟,撒上韭菜和酸腌菜,待锅面泛起大量酱色垢沫,此时的香味都已经入了米线,就可以起锅了。起锅有讲究,不能倒扣,韭菜和酸腌菜还要在碗面上。执定木筷,踏实双脚,深呼吸,稍定心,想象美味的可能,美味就已经在眼前,只需要大口囫囵吞咽。微微的酸辣,浓郁的鲜香,周围坐着昆明的老食客,大家排队买票,领取一碗碗热乎乎的米线。也可以搭配上一点脆哨,脆哨类似北方的猪油渣,最好选择猪颈肉,切成碎丁,炸去里面的油,每一颗都饱满酥脆,是下酒的妙品。
慢慢明白,乡愁,就好像过桥米线的汤。起初是沸腾的,很快就被厚厚的鸡油覆盖,看起来波澜不兴,一丝热气也不冒。但如果因此以为那是一碗已经凉透了的汤,准备端起来一口喝下,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撇开上面那层热油,下面依然是一碗滚烫的鸡汤;就如同揭去表面冷静的面容,下面是一腔想家想得百爪挠心的思乡情。当城市的地理标签逐渐模糊,或许舌尖才是辨识故乡的唯一途径,通过味蕾我们可以准确地寻找到故乡。

回到伴我同行 

未有留言

 
 
留言只限贵宾金环会会员,请先从以下登录。如你未成为会员,现在就登记入会
  • Queries: 0
  • Query Time: 0.0000 s
  • Overall render: 0.5275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