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er Circle

天生丽质普者黑

 

天生丽质普者黑
 

多年以前,第一眼看到普者黑,觉得世外桃源就是如此吧,满眼是旖旎的山水田园风光,蓝天、白云;青山、碧水;绿荷、红花。这里,有着美于拉萨的天、有着胜于桂林的山,有着清于西湖的水,有着多于江南的荷……
我们是黄昏时分进入普者黑的,炊烟四起,渔舟渐返。诗经里的描述,日之夕矣,羊牛下来。这样一种纯朴详和的黄昏意象,对于彷徨于旅途的行者来说,无疑是最富有情韵的景致了。
“普者黑”是彝语,长满鱼虾的水塘。其实它是一条不大的河流,连着大大小小的湖泊,三十多里的水路,绕过七八个彝村,其中一个村子就叫做普者黑。第二天上午,我们租了只渔船,一路逆水而上。丛生的野荷已经长得很茂密,田田的叶子在河道的两侧迎风亭立。我们划着船在碧色的莲叶间穿行。转过山去,小船进了叉道,驶入一片开阔平湖。湖上翠峰如髻,水面平滑如镜,春碧澄澈,倒开天界。云在青天,天在水中,“玉鉴琼田三万倾,着我扁舟一叶”,正是宋词的境界了。回望天际一行高树,一发的新绿,在春水与长天一色之间,窈窕地玉立。停了桨,斜倚危栏,连呼吸也放得轻缓些,任由船在水上随风飘行。这春光倒泻的白昼,却因几只飞鸟越过,划破了水天之际的静谧。
回来已是傍晚,行船速度也慢了下来,我们徐徐接近荷花盛开处,至近,却再无往里驶进的勇气,叶子与花都一样的高贵而不容亵渎,只在眉间怒放或者含苞,开放的层层叠叠,或桃红或纯白,争芳斗艳,未放的娇羞脉脉如闺中女子清雅文静。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在繁盛的荷叶温柔呵护下,花朵有着稳重而柔和的表情,濯清涟而不妖,我可以感觉到它们淑女一样在笑。
夕阳打在河面上,光影斑驳,点点碎金,跳动的。忍不住把手放到河中,这样的水想带走想记得想亲近,自己洒一点给自己的衣服,只因流连。  
天下的美景虽千差万别,置身于斯,彼此的心境却应是大同小异的吧。此情此景之中,忽然觉得幸福其实并不难。
  
  

回到伴我同行 

未有留言

 
 
留言只限贵宾金环会会员,请先从以下登录。如你未成为会员,现在就登记入会
  • Queries: 0
  • Query Time: 0.0000 s
  • Overall render: 0.541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