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er Circle

哈尔滨最美的冬季,Go

 

哈尔滨最美的冬季,Go
 

时隔半年,我又一次回到哈尔滨这座城。乘车一路北上,窗外广袤的良田都被白色覆盖,植物被积雪压弯了腰,不过数小时的光景,整个世界都成了一片白色。哈尔滨的天空依旧那么蓝,黑土地的明珠散迎来了一年中最富魅力的时刻。

或许是积雪的关系,高铁的速度也不尽快,次日清晨5点多列车才抵达终点站,出站后迎进了新一天的第一缕阳光。大屏幕显示室外体感温度已到零下28摄氏度,一时间感觉上下唇粘在一起,寒风袭来竟说不出话。没想到和冬季哈市的第一个照面,它就如何冷酷,给我带来满满的惊喜。

极寒城市生活的人们普遍有着绝妙的平衡感,这城市普通的道路步行起来其实很难,极易滑倒。即使陡峭的雪坡,他们也可自由行走甚至有人以一种滑行的姿态轻松前行,环境造就生存技巧。在这里几天我也仿若掌握了些许奥义,以至于之后安排去冰雪大世界走角度达45度的冰坡能有更快的速度且不滑倒。

松花江畔斯大林公园绿叶已褪尽,沿岸的道路有经返修,高楼拔地而起,夏季这里是不错的避暑胜地,冬天就变成了有趣的严寒体验乐园。江面结起了厚厚的冰,成年人与小童都在江面的厚冰上玩冰畅玩。热心的伯伯给我讲述如何凿冰打鱼。玩心骤起,我也参与到这冰上乐园,冰滑梯、围观捉鱼还有拉风的雪橇摩托,不知不觉已夕阳西下。我冒着严寒穿着棉衣厚裤在这冰天雪地的地方撒欢,感到无比的欢快。

冰城的夜,特意安排留给中央大街。俄式欧风的建筑在大街上依次排开,每段道路都有悠扬的小提琴音乐,依乐去寻终抬头,原来不仅平地的路边有音乐爱好者演奏,楼上的阳台也有商家的乐团奏起异国熟悉的小调。马迭尔冰棍,哈市特产之一,无需冰柜盛装,就是要一字摆开这么霸气的方式销售,零下20多度的环境俨然就是个天然大冰箱(笑)。买两根和小伙伴分,咬上一口完全没预想的硬,绵软甜在心头。黑土地,等我再来,下个目的地是神州最北的漠河镇

回到伴我同行 

未有留言

 
 
留言只限贵宾金环会会员,请先从以下登录。如你未成为会员,现在就登记入会
  • Queries: 0
  • Query Time: 0.0000 s
  • Overall render: 0.5167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