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er Circle

信步游历

Yeoh Siew Hoon故地重游,体会熟悉城市的崭新特色。

信步游历
如今,许许多多的城市越来越相似,渐渐失去了其本身的独特个性,这些漫步之旅让我感觉仿佛与这两座城市建立了一种特殊的纽带。

游览一座城市,最好的方式莫过于信步而游。最近,我参加了两个信步游览之旅,来到许多我自以为很熟悉的地方,才发现原来我并不那么熟悉。 

其中的一次旅程中,我来到了槟城的Pulau Tikus区。我就在这里长大,现在才很尴尬地发现,其实我对当地了解甚少。在当地国会议员Tan Soo Huey的组织下,Pulau Tikus历史遗迹步行径即将成为正式旅游路线,我和朋友有幸在此之前应邀参加此次游览,这是Tan为推出该步行径而组织的活动之一。

Pulau Tikus(马来语中意为「鼠岛」)拥有悠久的历史、独特的社区,以及最出色的大排档美食。有关其鼠岛之名的由来有各种猜测,有一种说法是,早期的泰/欧亚人种于1810年左右乘船迁居至此,船靠岸时正是退潮时分,裸露的沙丘看上去像鼠群奔向岸边,所以称此地为鼠岛。

Pulau Tikus 的社区宛若一座微型槟城,泰、缅甸、欧亚等种族的人们在此和谐共居,其多元文化和丰富的店铺令此地成为槟城最富足、最适宜居住的社区。

在步行径中,我们参观了罗马天主教堂— Church of Immaculate Conception,该教堂由泰/葡萄牙天主教会建于1811年;还参观了建于1984年之后的泰式寺庙Wat Chayamangkalaram,当时的英国政权将这块土地划归泰人社区;以及建于1803年的Dhammikarama 缅甸寺庙。

令我最感兴趣的是有关当地泰、缅甸和欧亚人社区的故事,以及他们如何发展成为本地社区的中流砥柱。这里的各类小店也饶有趣味,包括古老的自行车行Lay Seng,88年以来依然生意如常;而老牌杂货店Ban Joo Lee依然售卖着当地人最爱的饼干。

该步行径之旅历时约两小时,不过对我们而言两小时似乎不够,因为路边的大排档常常吸引我们驻足。在这里你可以找到有名的曼谷Lane Mee Goreng(印度式炒面)、Sin Hua Char Koay Teow(炒米粉)等。Pulau Tikus市场已有60年历史,至今仍是槟城最繁忙、人气最旺的生鲜市场。

我的另一漫步之旅在澳洲的墨尔本,由Hidden Secrets组织。其创办人Fiona Sweetman带我们步行穿越墨尔本,感受它知名的独立精神。你可以告诉她你的兴趣所在,她会带你去各类大街小巷及店铺,找寻到你自己无法找到的惊喜。The Little Book Store是一间儿童书店,已有30年历史;Clementine’s只售卖本地产品,他们独家自制的蜂蜜非常风行。

在漫步之旅中,你还有机会与打造这些趣味之所的有趣人物相遇。我遇见了「墨尔本最小咖啡」— Local Birds的女主人,她的咖啡馆只有一个酒吧台大小,她还在这狭小的空间内自己烘烤布朗尼蛋糕。

我还去了「墨尔本最小的酒吧」— Bar Americano,酒吧主人是两位欧洲人,他们想把经典欧式鸡尾酒引入墨尔本。这里只可容纳10位站着的客人,但门口仍然排着长长的队,人们耐心地等候入内。

还有一位聪明的企业家将一条垃圾街巷转变成热门胜地,挂起多彩的灯笼,摆上一些桌椅,为客人提供古巴式三明治,打造出地道的哈瓦那氛围。

我还有幸参观了墨尔本的首间银行—澳洲联邦银行,银行门口有一片优雅的空地对公众开放。墨尔本的街头艺术也非常引人注目。我还了解到伦敦飞机树的故事,飞机树由英国人带入澳洲,被注入荷尔蒙以抑制其产生过多的种子,因为花粉过敏症让许多墨尔本人深受其苦。

我对这两次漫步之旅最喜爱之处,是它们对本地历史遗迹和独立商户的支持,最重要的是,它们令我这个旅者有机会深入了解这两座城市的独特魅力和鲜为人知的特色。

如今,许许多多的城市越来越相似,渐渐失去了其本身的独特个性,这些漫步之旅让我感觉仿佛与这两座城市建立了一种特殊的纽带。那些当地特有的故事和旅途中遇到的人们,让那些城市也忽然变得与众不同,让我期待着下一次的故地重游。

 请即预订槟城沙洋香格里拉度假酒店 回到心语 

未有留言

 
 
留言只限贵宾金环会会员,请先从以下登录。如你未成为会员,现在就登记入会
  • Queries: 1
  • Query Time: 0.0016 s
  • Overall render: 1.703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