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er Circle

终于踏上香格里拉的热土

Yeoh Siew Hoon探索香格里拉仙境之源。

终于踏上香格里拉的热土
 

猜猜我一抵达云南中甸香格里拉时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我去看了将在那里的迪庆藏族自治州开设的迪庆香格里拉大酒店。虽然目前还是建筑工地,但是到2014年,那里将是香格里拉地区拥有的第一家香格里拉酒店—香格里拉终于要回到她的故乡了。

我一直梦想着沿着茶马古道前往香格里拉。多少年来,这条古老的贸易之路从云南南部的普洱,经过大理和沙溪,一直延伸至西藏、印度和缅甸。

这次,我终于有机会和我的朋友Uttara Sarkar Crees一起,到访中甸的香格里拉。Uttara在中甸经营一家旅行公司。她设计了一条最理想的路线 - 从大理出发,在沙溪和丽江逗留,最后到达“皇家平原”中甸。

大理是这个旅程的完美起点。大理的新城区不仅风景如画,而且繁华热闹;墙外的老城区则布满狭窄的小巷和传统古屋,朴实自然,古老的云南风情扑面而来。老城区至今仍有许多人居住,所以并不像一个博物馆,倒更像一座充满生命力的古朴小镇。

云南大理素以土地肥沃、农产丰饶而出名,出产种类丰富的蔬菜和上百种菌类。各家餐厅里都摆放了许多蔬菜供客人选择,赏心悦目,让人食指大动。关于当地的特色风味“过桥米线”,还有一个有趣的传说。据说古时有个书生向他的老师抱怨,说他的妻子做的米线总是不够热,害得他读书也没精神。他的老师给了他妻子一份菜谱,说“即使她要过桥送这碗米线”,也保证米线到时还是热腾腾的。可想而知,过桥米线端上来时温度极高,所以要小心地慢慢享用。

从大理,我们去了巍山一日游。当地的人们仍然居住在古老的小村落里,男人们在茶坊里聊天下棋,女人们在路边打着麻将,孩子们则在院子里玩耍。

一家古董店内挂满了凉鞋和茶马古道上的茶篮与茶秤,我不禁驻足欣赏。我们还去参观了一座旧时茶叶商人的居所,那里如今已改造成了一间博物馆,向人们展现古时商贩们的生活,以及他们漫长旅途中的种种艰辛。

沙溪则是最吸引我的地方。它坐落于河畔,是茶马古道上旧时的补给站之一。自铜矿在此被发现以来,沙溪已有2400年历史。如今的沙溪看上去更像旧功夫片里的布景,那原汁原味的古老景象仿佛穿越了千百年时光,栩栩如生地展现在我们眼前,让人惊叹不已。

这一路来我感慨良多。茶马古道如今大多是现代修筑的新路,高速公路也正在兴建中,届时从大理到丽江的车程可从三小时缩短到一小时,从大理到中甸也将从七小时缩短到三小时。香格里拉不再是遥不可及的地方了。

沿路的风光秀丽如画,俨然大自然的深情杰作,让我几乎感动落泪。在湛蓝无垠的天空下,我们从海拔1000米行至海拔3000米以上的中甸,一路还有幸欣赏到品种极其丰富的植被。随着中国的城市化发展,许多农场已被改造成新镇。

浩瀚的长江在石鼓转弯,奔腾而下,那壮观的景象至今犹在眼前。登上环绕着丽江的山脉,与白云摩肩接踵,驾车穿越浓雾,我们终于来到了中甸高原。广阔的草原、澄澈的蓝天、新鲜的空气和晚间清爽的凉风,是我对香格里拉的第一印象,并铭记至今。Dudzekhong古镇清新自然,路面上仍然依稀可见最初的马蹄印。

我的朋友Uttara是出生于乌干达的印裔人,17年以来一直定居于此。她花了一年的时间,将一座有百年历史的商人旧屋成功改建成艺术画廊及餐厅,并尽可能地保留了其原有风格。餐厅的风味美食非常可口,尤其是中甸火锅,在清冷的夜晚享用最合适不过了。

乡间的一切真实展现了香格里拉的精髓。在离中甸约两小时车程的Hamuku村,我们拜访了一个典型的藏民之家,和他们一起谈天说地,畅饮酥油茶,饱尝新鲜出炉的藏式面包。

之后,我们去草原上散步,欣赏各种野花和蝴蝶的旖旎风姿。在小溪旁驻足歇息的时候,我们舒适地躺在草地上,仰望蔚蓝的天空,恍如身在画中。此时此刻,我终于找到了我心中的香格里拉。

回到心语 

未有留言

 
 
留言只限贵宾金环会会员,请先从以下登录。如你未成为会员,现在就登记入会
  • Queries: 0
  • Query Time: 0.0000 s
  • Overall render: 0.313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