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er Circle

激流岛雨中游

尽管数日阴雨绵绵,在新西兰的Yeoh Siew Hoon依然游兴不减,崎岖的海岸线、古典的酒庄和茂密的橄榄树林让她心醉不已。

激流岛雨中游
小岛的地貌非常丰富,从葡萄酒庄园、成片的橄榄树林,到银白的沙滩,以及起伏的山峦,之间只需几分钟时间。

瓢泼大雨中,汽车渡轮慢慢向激流岛(Waiheke Island)驶去。自我两天前抵达新西兰以来,雨一直没有间断过,听说这星期的未来几天天气会更糟糕。

在旅途中,无论天气好坏,我总是会尽量享受当地的风土人情。在北部的Mangonui呆了两天后,天气一直未转晴,我们决定赶回城里。

这两夜来,每晚我都在呼啸的风声中入睡。其实说“呼啸”远远无法形容,那风声更像是庞大的怪物在哀嚎,让人胆战心惊。强劲的狂风扫过海湾,我们的房间坐落在悬崖的一侧,在风中颇感飘摇。

不过,我还是游兴不减。在雨中,我特意去尝了据说是“世界上最棒的炸鱼和薯条”,并信步于山峦及海滩,很多次还看到了色彩绚烂的彩虹。

激流岛一直在我的脑海中。她是一座小岛,离奥克兰仅一小时轮渡之遥。我们决定驱车游览激流岛,在岛上行动会比较方便。

几年前我曾来过激流岛,那里轻松悠闲的气氛让我想起我的故乡–马来西亚槟城。可能因为同样是岛屿的原因吧!关于下榻之所,之前我已在网上进行了一番搜索,已预订了一间生态保护旅店。

网上对该旅店的描述听上去不错,在前两晚入住了海滩上的旅店后,这次能换一换口味,体会一下绿茵丛中的感觉也不错。

从正面看,这座旅店像一间小小的木屋,给霍比特人住怕也不够大。但一旦进到屋子里,她从前廊处展开,前面还有一个硕大的花园。屋子的布局使主人及客人均可保持私密性,并不受打扰。

主人一家四口住在主人房,我们的客房在阁楼上。在这里,生态保护措施比比皆是。该旅店以环保为己任,同时也倡导客人们控制水和能源的使用。

这显然是旅游业中的新兴潮流。旅者们越来越注重他们入住的地方是否讲究环保。

在激流岛度过的第一夜果然非常不错。主人家热情好客,同时又给我们足够的私密空间,我们的早、晚都在前廊悠闲度过。

在绿茵丛中休憩后,我们开始探索激流岛这座小岛。这里的地貌非常丰富,从葡萄酒庄园、成片的橄榄树林,到银白的沙滩,以及起伏的山峦,之间只需几分钟时间。

我们并没有确定的旅游计划,只是尽兴地在岛上闲逛。在酒庄,我们驻足品尝佳酿;我们在棕榈海滩漫步,并在Oneroa镇中心一家名为Wai Kitchen的餐厅饱尝美食 - 那是我整个旅途中最美味的一餐,那里的越式沙拉和烤墨鱼配牛油果和核桃令人叫绝。

大雨依然如注,我们决定下榻Waiheke Lodge。这家旅店坐落于山麓一侧,俯瞰着Putiki湾,看上去很不错。我们拿到了两个房间的钥匙,可以自己决定谁住哪一间。

我很喜欢新西兰的这种随性,人们对所有事仿佛都处之泰然。他们总是说:“没事,她肯定没问题。”言下之意,不管如何,一切都挺好的。

接下来的两天,我们在下雨时悠闲地在房内休息;阵雨的间歇,则在激流岛岛上四处信步,尽情探索她的独特风情。

最后一天,我们驱车前往这座岛的东端,那里人烟最为稀少。4500亩崎岖的沿海农场由私家拥有,他们同时还经营着一间名为Man O' War的酒庄。这里也是Stony Batter海防炮台的原址,该海防工程在二战期间挖掘并连接数个隧道,以保卫奥克兰不被敌人从海路侵犯。

在令人心旷神怡的清新空气中,我们尽兴游览了炮台城堡,并在堡顶欣赏到了唯有新西兰才有的绝美景致。此后,我们又去了酒庄,临走时还带走了十几瓶美酒佳酿。(一瓶Dreadnought Syrah至今还在我的冰箱里,等待一个特殊的场合让我细细品味。)

谁说大雨会扫了旅游的兴致呢!

香格里拉酒店集团一直以倡导可持续发展性为己任,2010年,该集团发布了可持续发展报告,其中包括了有关环境及生态保护的多项倡议与举措。

回到心语 

未有留言

 
 
留言只限贵宾金环会会员,请先从以下登录。如你未成为会员,现在就登记入会
  • Queries: 0
  • Query Time: 0.0000 s
  • Overall render: 0.419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