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er Circle

泰北河畔的村民在舞蹈

特约专栏作家Yeoh Siew Hoon细尝苗家菜、体验腊染工艺并经历了一趟毕生难忘的四小时徒步旅程。

泰北河畔的村民在舞蹈
这个季节独有的清爽气息缓缓吹送,身心瞬间就放松下来了。

此次同行的英国朋友向我表明﹕“无论行程如何,我的目的地都只有金三角。”

这就是旅游宣传的威力,地图上的小小三角 ,承载着我的友人一次到访泰国、老挝和缅甸三国的愿望。

期待着能前去湄公河的他,知道我们计划四天的泰北行程,感到相当兴奋。我们的第一站是清迈,然后是清盛。

导游说﹕“现在行程还包括第四个国家 ﹣中国。”边说边指向河畔的庞大金色屋顶建筑物,继续说道﹕“有中国商人买下这片土地的99年租约,用来兴建赌场。”

我们的长艇渐渐靠近老挝的岸边,另一位同行友人恳求导游﹕“可否让我们碰一碰老挝那边的土地?” 当导游正在介绍缅甸那边另一幢金色建筑物(也是赌场)时,又有人问道﹕“缅甸可以过去一下吗?”

每次有类似的提议,导游总是果断地拒绝,或许他被大家问得太多,对于这些“越境”的要求,已经麻木了,即使我们只是想触摸一下或伸脚轻轻踏一下异国的土地。

世界排行第十二的湄公河是亚洲第一大河,也是我近年见过河水水位最高的。记得近在两年前,我乘了一天小艇到老挝龙坡邦参加泼水节庆典时,湄公河还是干涸的。

湄公河流域穿越很多地方,各自展现独特的面貌与气韵。河的源头位於西藏东部,邻近云南省丽江,当地人称之为澜沧江(意为汹湧的河流)。河道一直沿着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及越南延伸,到达湄公三角洲然后流入大海。

雨季为过去数个月带来大雨,湄公河充沛的河水走遍泰北地区,从前的罂粟花田野如今都变成丰饶的农地,种植稻米、玉米、茶叶、烟草及各类农作物,见证泰国依然是以农立国。

我们到访了苗族山区村落号称“公益旅游计划”之一的清莱府,该计划由Asian Oasis持有人及政府机构联手策划,鼓励村民自给自足,通过经营清莱府,从旅游业中赚取一份收入。

身 为游客的我们,知道所付出的金钱将会直接捐助给当地的村民,没有落入中间人的口袋,当然觉得相当有意义。村民会为你做饭和照顾你日常生活起居,小孩子们一 张张真诚笑脸触动你的心,食物的口味类似中国菜而非泰式风格,简单但可口。走进村庄购买他们亲手制的工艺品,村民也是直接受惠。

当日我们参观村庄之后,跟村民学做苗族腊染餐巾,才知道原来工序颇为繁复。首先用类似笔的工具蘸上腊然后绘画图案,整块布再用靛蓝染料染过。我倒算是聪明,只画上简洁的图案,做好之后效果很不错,同行朋友的作品却是乱七八糟不成模样。

最后我们向村民订购了六十条餐巾,教腊染的老妈妈看见,高兴得立即笑起来,导游说﹕“知道你们欣赏她的手艺,她很开心。”

我们也拜访了村中的巫师,看看他如何治病。要成为当地巫师绝不简单,需要经历死亡的边缘。导游说﹕“他们相信只有跨过濒死边缘,才能够拥有法力。”

五十出头的巫师曾经患过很严重的肺病,后来康复了,至今是村中最受尊重的治病法师,走进他没有窗户的家(为了防止精灵逃出去),看见墙上挂满了猪颚骨装饰,一副骨代表他治愈过一个人,数数手指,巫师真正堪称大国手。

幸而清莱府有很多窗户,不会困着鬼魂。四家旅舍各有四个客房,别具匠心地临崖而建,俯览金三角的全景,景色美丽得慑人,坐在露台看着都不愿离开。这个季节独有的清爽气息缓缓吹送,身心瞬间就放松下来了。

此时此刻你未必想按摩,但旅舍设有按摩服务;你未必想参加徒步游山之旅,但他们有丰富的游山路线让你选择。我选择参加了四小时的徒步游山路线,心想着自己最后一定筋疲力竭得昏厥过去。 

出乎意料的是,游山后当晚我竟然感到神清气爽,苗族村民为我们奏乐跳舞,令我看得入迷,不禁旁若无人地随着音乐舞动起来。

 请即预订清迈香格里拉大酒店 回到心语 

未有留言

 
 
留言只限贵宾金环会会员,请先从以下登录。如你未成为会员,现在就登记入会
  • Queries: 0
  • Query Time: 0.0000 s
  • Overall render: 0.3381 s